股票配资网站广告

银行行业跟踪分析:政府降杠杆的可能影响

  核心观点:

      事件:2021 年3 月15 日,国务院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及“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政府杠杆率要有所降低”,财政是经济金融周期的重要驱动力,政府杠杆的变化值得重视。

      在3 月5 号两会部长通道上,财政部长曾提及今年要“保持政府部门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本次国务院常务会议表述为“政府杠杆率要有所降低”,方向表述似乎更加明确。

      按照今年财政预算,名义广义赤字限额为7.22万亿元(狭义赤字额3.57万亿元+专项债3.65 万亿元)。每年真实赤字使用额(用政府债务增量)存在一定调整空间,经济好的年份可能会低于名义赤字额。我们测算,如果2021 年末政府显性宏观杠杆率与2020 年末持平,2021 政府债券增量可能较预算赤字少增较多。

      2020 年末,中央+地方显性债务余额约46.6 万亿元(杠杆率约45.6%),假设2021 年名义GDP 增速11%,政府宏观杠杆率0 增长,那2021年政府债务也增加11%,增加约5.1 万亿元(2020 年8.4 万亿元,2019 年的4.8 万亿元),小于名义赤字预算约2.1 万亿元。如果杠杆率下降,政府债务增量会更小。政府杠杆每少增一个百分点,对应政府债务少增约1.1 万亿元。

      对社融及广义流动性影响:2020 年末,社融存量约285 万亿元,如果政府债券少增2 万亿元,对2021 年末社融增速边际负向影响约0.7 百分点,市场可能需要进一步降低今年社融增速和广义流动性扩张预期。

      对银行间流动性的影响:如不考虑货币政策对应调整,政府债供给压力下降,叠加可能的财政存款下放补缺,银行间流动性稳定程度上升。

      对经济的影响:通常经济上行期,财政力度会下降,一方面源自为未来政策留空间的主动诉求,另一方面源自税收自动稳定器效应。2021 年,在经济趋势向好,政府经济增长目标不高,财政适度退出体现了宏观政策跨周期调节思路。短期来看,财政力度下降可能会边际拉低本轮经济修复高点;但长期来看,弱刺激和跨周期政策调节,有助于降低经济宏观波动率,提升经济增长质量,并拉长经济中高增速增长区间。

      对银行的影响:短期来看,银行业绩周期会略滞后经济周期,经济修复趋势决定了今年银行业业绩向好无虞,财政力度下降的业绩边际影响可能主要体现在明年。长期来看,适度增速,质量提升,波动率下降的宏观经济环境有助于银行业稳健经营。短期和长期叠加,我们继续看好银板块超额收益,推荐更受益于利率上行的存款占优稳健经营银行。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