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配资网站广告

环保及公用事业行业碳中和深度之二:CCER 从方法

  从CDM 到CCER,我国碳市场迎风起航。1997 年,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基础上形成了《京都协议书》,该协议书创新性地通过引入市场机制来解决“全球气候”的优化配置问题,并在其中提出了IET,JI 和CDM 三种补充性碳交易市场机制。我国碳市场建设主要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从2002 年至2011 年,主要参与国际CDM 项目;第二阶段从2011 年至2020 年,在北京、上海、天津、重庆、湖北、广东、深圳、福建八省市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第三阶段从2021 年开始建立全国碳交易市场。2020 年,随着“碳达峰、碳中和” 的目标被多次提及,全国碳交易市场建设加快进行,《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于2021 年1 月发布,电力行业于2021年正式启动第一个履约周期。

      CCER 发展空间大,项目收益可观

      CCER 方法学适于多种场景:在计算碳排放减少量时,不同行业需要采用不同的数据核算方法。截至目前,我国已累计备案CCER 方法学200 种。

      风电、光伏:风电、光伏在碳减排方面具有天然优势,清洁能源的性质对部分高产能运营企业或可贡献亿元级别收益。积极推进风光的可持续发展对于推动电力行业减排和能源结构调整具有重要意义。

      水电:水电由于在建设过程中会对周边生态环境造成一定负面影响,目前备案项目少且以小水电为主。根据碳排放交易网,国内目前已备案的254 个CCER 项目年均减排量仅为5000 多万吨,远不及1.5 亿吨的需求量。由于水电项目发电量大,减排量高,未来在碳交易市场建设成熟的情况下水力发电项目有望被纳入CCER。

      垃圾发电:从碳减排方面看,垃圾焚烧具有两大优势:1)与垃圾填埋比较,垃圾焚烧可避免由于填埋产生的有害气体(主要为甲烷);2)与火力发电对比,焚烧发电用焚烧余热利用代替化石燃料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参与CCER 将为垃圾焚烧发电企业带来额外收益。

      生物质发电:发展生物质能发电已成为国际共识,根据《我国生物质经济发展战略研究》,我国作为农业大国,生物质资源丰富,每年可产生农林生物质资源约39.79亿吨,其中可能源化利用部分达3.26亿吨,占比约8.2%。在逐步改善技术、降低收集和储运成本的条件下,有望从CCER 中获益。

      沼气:沼气属于生物质能的一种,主要作为一种高效、安全、环保的清洁燃料。借助沼气发电扶持政策,我国已经实现通过沼气资源化利用,产生电能和热能减少碳减排。沼气开发利用程度较完善,有利于参与碳交易。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